起底微信刷票江湖:商家背后有大量刷票手,投票平台可控制票数

2020-11-17 10:06:27 2

近几年来,微信投票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了大家的微信群和朋友圈里,“宝贝风采”、“最美家乡”、“男神女神”……各种各样的投票链接层出不穷。最近又赶上刚开学不久,给孩子拉票的颇为集中,不少家长感觉被“投票”绑架了,欠下不少人情债。对“高票数”的需求催生了“刷票”,只要给钱,想要多少票都变得很轻松,“刷票”甚至变成了一种产业,投票变成了人脉和金钱的评比。基于此,一些活动主办方嗅到商机,把微信投票变成了产生收益的手段。

投票,微信投票,刷票,微信刷票,投票公司,投票平台,投票团队,真人投票,微信刷票,微信拉票,拉票

投票变成人脉比拼,欠下一堆人情债

近几天,济南市民杨女士忙活着给闺女拉票。闺女上课的英语培训班组织了一个英语书法评比,从200多份学生作品中选了15份作品展示,让大家投票评奖。“其实以前对这种微信投票、拉票都挺排斥的,自己没有参加过,也很少帮别人投票。”杨女士认为,这种靠拉票来争取名次的投票失去了评选本身的意义,更多的是考验朋友圈的人脉。

这一次有些不同。“闺女确实在寒假刻苦练习了,而且能进入前15名也很不容易,排名靠前是对孩子的一种肯定。”杨女士也觉得有些无奈,但是闺女热情高涨,也早就跟自己打了预告,杨女士没办法拒绝。

几天的拉票下来,杨女士有一肚子话想“吐槽”。“考虑到保护闺女的个人信息,也尽量少麻烦不熟悉的人,我只把链接转发到了关系比较亲近的群里。但即便如此,拜托人投票也还是不好意思,每次都要发个红包,这都成了微信群社交的‘潜规则’了。”杨女士觉得有点“心累”,她知道许多人都像自己一样对投票排斥、甚至反感,但是又不想辜负孩子的努力,同时还不想“透支”自己的人情。

现在已经发展到全家出动。“闺女的舅妈都把链接转到江西亲戚的群里了。”但即便如此,闺女的票数还是被几个“后来者”超过了。“朋友说其他小朋友肯定花钱刷票了,不然不会这么快。闺女知道以后觉得不理解,认为不公平,甚至也想花钱刷票。”杨女士说,这样的投票不仅没起到正面意义,反而还给闺女的三观带来了不好的影响。

微信“刷票”成产业,1万块钱能保第一

在朋友的提示下,杨女士决定也了解一下“刷票”。“同样是花点小钱,不用支人情,来票还快。”杨女士在淘宝上搜索“投票”等字样,看到许多打着“人工投票”、“万人团队”、“微信冠军”等广告的“商品”。“要刷票并不是通过淘宝直接购买,淘宝客服也只能咨询,真正要进行‘交易’还得先加老板为微信好友。”杨女士说。

成为好友后,老板也没有直接报价,而是要先看投票链接,并根据链接不同报出不同价格。杨女士的链接是最简单的微信公众平台自带的投票工具,点开就能投票,收费价格为1毛钱1票,100票起售,先付钱再刷票,完成时间由客户说了算。“我们都是专业投票,真人投票,什么类型都能接,100万票也可以投。”这位老板承诺。

“我想知道投完之后应该怎么验收,但对方没有说清楚。基本可以判断,这件事只能靠‘诚信’。”咨询完,杨女士还是决定先观望一下,临近截止时再根据具体形势考虑是否真要“刷票”。

记者找到一条投票链接体验了一下“刷票”服务,发现在没有刻意限制时间的情况下,投100票用时10分钟左右。“如果是最终冲刺,每小时5万至10万票不成问题。”老板说,有的商家宣称1万块钱能“保第一、冲冠军”。 除了淘宝,在微博、知乎、QQ群等各种社交平台上想找一个“刷票手”也易如反掌。大量的“刷票手”潜伏在这些社交平台,但主“阵地”都是在微信,操作流程也基本相同。

起底微信投票背后黑色产业链

商家背后有大量“刷票手”,10人抵过“千军万马”

这些“刷票”的商家是怎么做到让票数在几分钟内增长上百票的?刷票背后,已经形成了一个“产业”。一家名为“微投网络”的经营者透漏,人工刷票一般的操作方法就是将投票链接转发到有大量“刷票手”的群里,再由“刷票手”来手动投票。“因为都是真人、真微信号投票,所以后台查看数据时也不会有破绽。不会像某些软件刷票一样,后台数据一看就是假的,主办方就有可能取消这个选手的评比资格。”经营者说。

同样是人工刷票群,也分为不同的类型。“有的群专门通过发红包给‘刷票手’酬劳;有的群里每个成员都拥有上百个微信小号,10个人抵过‘千军万马’。方式很多,但根本上都一样,就是有大量的专人拿酬劳投票。”经营者介绍,他们还能为需求者提供对手票数的分析,掌握票数增长的节奏,从而让结果更加真实。

投票后台能更改票数,奖品可能只是“诱饵”

更“黑幕”的是,主办方只要成为投票平台的会员,甚至可以在后台任意添加虚假票数,这样一来,诱人的奖品可能只是主办方放出的“诱饵”。记者了解到,现在网络上有不少第三方投票平台还开发了类似的“送礼物”功能,让家长们通过购买“礼物”来刷票,购买费用流入投票主办方账户,主办方可借此形成收益。

济南市民顾先生在几个月前曾为儿子的一场评比忙活着拉票。“孩子学钢琴的学校举办的活动,第一名的奖品是平板电脑,前六名都有奖品。”顾先生说,为了拉票,也是每天发朋友圈、发家人群,还要附上一个红包,少则几元多则几十元。最让顾先生感觉不合理的是投票界面中有一个“送礼物”版块,公开标出不同价格的礼物对应不同的票数,送一个气球5票,一个泰迪熊50票,一票一元钱。“孩子的表姨给孩子送了个泰迪熊,花了50元涨了50票,最后孩子得了第六名,拿到一个钥匙扣做奖品。”顾先生对钱的流向和收钱的动机感到疑惑,认为自己“被骗了”。

“做礼物收益要按月收费,每月2899元,不限活动数量。”一家投票平台的老板介绍,通过投票获得的收益全部由主办方收取,只要设置好微信公众号和微信支付即可。“如果主办方没有公众号,可以借用我们的,但是需要额外收取活动收益的20%做提成。”

微信投票有利有弊,应该“管而不死、活而不乱”

山东大学发展社会学教授王忠武认为,微信投票有利有弊。“好的一点在于,微信投票是一些社会组织调查社情民意,摸清舆论倾向的窗口。”王忠武说,如果能好好利用,它就是一个便利、快捷的好工具。但是由于一些人的滥用,微信投票极有可能造成舆论误导,甚至被人利用满足个人私利,滋生传销等违法犯罪行为,影响社会安定。“在朋友圈和微信群之间传播,对人际关系也有不同程度的影响,从而进一步加重了人们的社交压力。”

对于微信投票的泛滥应该如何监管,王忠武认为,目前微信投票仍然算是一个新生事物,几年的发展还没有使其存在的问题充分暴露,谈立法等严肃话题为时尚早。“现在应该处于观察阶段,由网警等组织密切关注,发生较为重大的事件时及时解决,不断纠错,促进微信投票的健康成长。”王忠武说,微信投票要管,但不能“封杀”,应该“管而不死、活而不乱”。

“那些给孩子投票评选的机构、学校等主办方应该谨慎操作。”王忠武说,现在家长的育儿压力普遍较大,对各种名次排比非常重视,主办方一方面应该尽量避免不公平操作,更重要的是,不能将票数作为最终的评价标准。“通过投票环节增加活动趣味性无可厚非,但评选应该有一个固有的公平标准,票数只能作为参考。”

另外,也有专家认为,对于一些官方组织举办的投票活动,或许还可以通过技术手段增强管理。“例如由政府方面的权威部门建立一个官方、公开的投票平台,依托网信办等部门对其进行审核,建立活动标准,利用认证、登记等方式保证投票安全,遏制刷票行为。”不过专家认为,即便如此,也无法保证不会出现投票作弊现象,而且拉票行为更不会消失。目前来看,只能是尽可能的对于有重要意义、较严肃的投票行为进行规范。

相关新闻:投票链接易泄露个人信息

山东大学研究相关领域的专家指出,在移动网络时代,所有移动应用都有可能带来用户信息的泄露,“信息不安全”其实是一种常态。其中,社交类应用由于需要更多的账号关联和信息共享,这种情况可能更加严重。专家分析,每个人在使用手机时都会对微信等应用放开一定的权限,当投票链接通过微信传播时,也就默认投票系统也获得了与微信一样的权限。“多数投票系统后台都能对投票的用户信息进行统计,非常容易获得用户的手机号码、设备信息和位置等基本信息。经过不断转发拉票的‘病毒式’传播,信息的总量还是很大的。”

信息泄露会带来什么风险?专家介绍,一方面,一些第三方软件可能会基于这些基础信息向用户定点推送垃圾信息和广告;另一方面,许多不法分子可能会利用这些信息进行电话诈骗。“不排除有不法分子瞅准这种方式,恶意制作获取信息的投票链接并攫取大量个人信息的可能。”

“近年来大家的防范意识比以前高了很多,明白不能随便点击来历不明的链接。但对于微信投票链接,不少人的转发拉票热情还是很高。”专家提醒,如果遇到微信投票链接,要注意应该对投票的主办方和链接的真实程度有一个基本的判断,不要盲目传播。此外,不少微信投票要求投票前先输入部分信息,这种情况更应特别注意。“一些隐私意识薄弱的主办方会将选手个人信息展示的一清二楚,这样一来,即便是最简单的微信自带投票,在大量转发下也难保不会存在风险。”因此,投票、拉票,或者作为选手参与活动时都应提高警惕。

刷赞刷到身心俱疲,最后还是一场空

在上海读本科的赵先生也曾参与过一次类似刷票的活动,不过他刷的是“赞”。赵先生热爱跑步,早就想要一双质量好的跑鞋。这天赵先生看到一条送鞋子的微信推送,要求是在推送内评论,点赞最多的前十名可以获得一双名牌跑鞋。赵先生挺心动,当即编了一条评论,还转发到朋友圈和微信群“拉赞”。“其实觉得挺尴尬的,有些人根本都不理我,一晚上拉了100多个赞。”赵先生说,很快他就想到了“万能的”淘宝。

“100赞要18块钱,我先买了300赞。一双鞋要几百元,花几十块钱买赞还是挺划算的。”赵先生说,活动会持续4天,所以他又通过QQ加入十几个微信“互赞群”,准备来一场“持久战”。周末两天,赵先生沉浸在“互赞群”里的互赞、投票中,“一天下来身心俱疲,但看到名次下滑又不甘心,所以一边互赞又一边买赞,感觉已经骑虎难下了。”

离截止日期还有3小时,所有评论的点赞数都开始快速增长,甚至之前没什么水花的评论也冲到前边来了。此时的赵先生已经花了264元用于买赞,眼看着其他评论太过“疯狂”,他主动决定放弃。“虽然花了这么多钱也没有进入前十,但是好在及时止损,没有陷的更深。”

这次经历让赵先生印象深刻,“这个东西没有什么公平可言,比的就是时间和金钱。折腾了四天,不仅是浪费时间、金钱,每天提心吊胆还让自己疲惫不堪,以后不会这么傻了。”

首页
价格
案例
客服